1月19日,紐約一名84歲華裔老人穿越馬路時和攔警察發生肢体衝突。
  當地時間1月19日,紐約俗稱“上西城”的96街夾百老匯街十字路口附近,一名84歲老人在無人行橫道標識處穿越馬路,和攔阻他欲開罰單的警察發生口角、肢体衝突,混亂中老人後仰跌倒並傷及後腦,被醫院縫了四針。
  事發後紐約警方和市政當局認為“警方的初衷是提醒市民註意遵守交通規則,減少交通意外發生概率”,並堅稱“沒有任何跡象表明黃先生是被警察弄倒的”,而老人家人則認為警方表述“有不真實內容”,認為警方對老人粗暴執法,“無論如何不應對84歲老人動手”,聲稱“不排除起訴索賠可能”。
  對於遙遠美國紐約街頭髮生的這樁公案,由於受傷老者系華裔黃姓,國內許多媒體、個人迅即表現出高度關註和濃厚興趣,並作出了快速但立場迥異的不同論述。
  有人認定,黃姓老者是“從國內帶去了過馬路惡習”、丟人丟到海外,而紐約警方的執法“符合慣例”、“無可指摘”,黃姓在被執法時不服從警方指令,就是“自討苦吃”,一些持這一觀點者以“美國私槍多,警方執法偏緊”甚至“反恐需要”等種種理由,為當事警察辯護,言下之意,就算老人受傷系警察所為,也是活該。
  而另一派觀點則認為,美國警察“粗暴執法”、“以老大自居”,這種執法風格應被國內引以為戒,而非捧作楷模,
  而警方對黃姓老者的態度和行為,可能涉及種族歧視,作為同胞,國內媒體、公眾理應對老者同情、聲援,而不應幸災樂禍,甚至落井下石。
  當然,也有人從入鄉隨俗、語言障礙等角度,對此次事件作出評述和分析。
  然而如此急切地對遙遠、陌生空間所發生的事,以及事發當事人進行評述、表態,是否操之過急?會不會重蹈不久前國人就“海外華人開豪車領救濟”傳聞急於表態,最終和事實相悖的覆轍?
  據哥倫比亞廣播公司和《紐約每日新聞》等當地傳媒的後續報道,“上西城”、尤其96、97街和百老匯大街、倫敦西區大道交叉口範圍內的一小片街區,是當地交通高危地段,紐約市長徳布拉西奧和紐約市警察總監比爾。布拉頓曾將這裡的交通秩序稱為“噩夢”、“就死亡率看嚴重程度堪比謀殺”,不久前市長剛剛發佈“零交通事故傷亡倡議”,這一範圍極其有限的街區就在1月10日、19日接連三次發生交通致死事故,最近的一次,就發生在老人倒地事件當天凌晨。正因如此,紐約市警察局才責成負責該地區警務的第24分局加強當地交通違規糾察,加大了臨檢和開罰單頻率。一些當地人也反映,這個移民較多、新遷入人口比例較大的街區,街頭監控設備和交通信號、標誌密度低,分佈不合理,而許多居民又早養成了亂穿馬路的習慣,甚至“將之當作天賦人權”、“仿佛不這樣做才是不正常的”。多名目擊者稱,黃姓老人當天被執法時的確亂穿了馬路,黃姓家人也未否認。由此可見,警方的行動事出有因,而黃姓老人也確實違規在先,交通糾違執法本身並無問題。
  那麼,倘警方果真對84歲老人推搡乃至動粗,並導致其受傷,是否也是“老人活該”或“正當執法”?
  正如一些當地人所指出的,當地交通秩序混亂固有居民責任,但警方和市政當局的管理責任更大,如明明知道這裡交通事故頻發,卻遲遲未普遍裝設更多監控攝像頭,設置足夠交通提示牌,且車輛限速過高的問題早經提出,一直不予改進等,都是隱患的由頭。加強街頭執法不過亡羊補牢,對老人執法過當則更不可取。事發後警方一直堅稱“無證據顯示警方和老人受傷有關”、“黃先生受傷是自己的不幸”,並以當事警方本身是華裔且能操普通話為由,堅決否認“族裔歧視”或“語言障礙”指摘,則從另一個側面表明,即便警方自己也不認為,倘真對一個84歲老者因交通違規開罰單的事件動粗,會是件理直氣壯、無可爭議的事。
  不過事件本身的確有很多尚待釐清之處。
  由於事發地點並不在十字路口,交管部門攝像頭距離較遠,老人倒地究竟是自己跌倒還是警方推搡無從辨別;目擊者僅僅看到黃姓老者被要求出示身份證件並服從指令,但黃姓在發現警察開罰單後便試圖拿回證件離去,警察確實抓住黃某並試圖給他戴上手銬,但並未看見黃姓如何倒地和受傷。CBS記者在現場發現,有便衣警察正調看沿街店鋪自設攝像頭,試圖找到更多線索,或許,等一等現場反饋的充實,再有的放矢地下短語,是遙遠旁觀者較得體的反應。
  據黃姓老者兒子對媒體的陳述,黃姓“系出生於大陸的華裔,能操粵語和西班牙語,但不會普通話且‘一個英文單詞也不懂’”,是“退休餐館老闆”,從上述陳述可知,其移民美國已有相當長時間(否則無資格在當地領取退休金),某些國內論者的借題發揮,顯然離題太遠。不過據當地媒體援引目擊者的證詞,當警方用英語指責黃某“為什麼不聽從指令出示身份證件”時,黃某即時用西班牙語回答“我已聽從指令(出示了證件)”,是否真的“一個英文單詞也不懂”,恐怕也仍需核實。無論如何,僅憑一面之詞、甚至遠方的“合理想象”便大發感慨,顯然不夠嚴肅。
  據熟悉紐約當地交通狀況的朋友反映,紐約是美國城市交通秩序最混亂的大城市之一,許多街區居民亂穿馬路已成痼疾,本人安之若素,旁人也見怪不怪,而當地車速較高,交管設備、警力又跟不上,當地傳媒、公眾對此早已怨聲載道。對於這種亂穿馬路,有當地傳媒習慣稱之為“中國式過馬路”,僅就此次黃姓倒地事件、乃至10天內3起因亂穿馬路導致交通肇事命案,以及警方、市政部門發狠整治的背景看,將這種令人提心吊膽的“紐約式過馬路”稱之為“中國式過馬路”,恐怕才是更想當然耳、更帶莫名歧視性的一孔偏見。至於黃姓倒地事件本身,既然調查業已鋪開,事發時又是大白天,大可靜待後續結果再作議論。
  誠如許多久住紐約的朋友所言,紐約人亂穿馬路由來已久,由此引發眾多交通事故、伏下諸多隱患也早是當地人公認的痼疾,是“紐約病”而非中國或別國移民帶過去的“傳染病”,要想整治,怕也只能先自己做個“全身體檢”,好好調養吃藥才行。至於國人,與其感慨紐約街頭文不對題的“中國式過馬路”,還不如關註一下自己所住的城市,是否存在交通隱患和交管盲點、誤區,關註一下自己和家人的交通習慣,是否存在真正有問題的“中國式過馬路”——如果有,就要趕緊從自己和身邊抓起、關註起,否則才是真的害人害己呢。
  (聲明: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,不代表新浪網立場。)
創作者介紹

lung

xpobkuv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